浙江藝考網官方公眾號

     http://img.lingimg.com/attachments/date_201809/071eb3a9141f005683132a95d4abe3d9.png

    關注浙江藝考網了解浙江藝考資訊掃一掃

浙江藝考培訓機構


     

當前位置:首 頁 >> 高考藝考資訊>> 高考藝考資訊>> 文章列表

康輝歐陽夏丹郎永淳李梓萌播音主持藝考:匆匆那年藝考時

作者:   發布時間:2015-02-26 20:30:03   瀏覽次數:3390

?

編者按:又是一年藝考季,多少懷揣藝術夢想的莘莘學子星夜兼程趕赴考場,施展個性魅力、彰顯青春風采。今年僅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就吸引了近8000人報考,成為了傳媒大學最熱門的報考專業。下面新聞中心記者就帶你一起和《新聞聯播》主播康輝、歐陽夏丹、郎永淳、李梓萌等廣院校友們重溫他們匆匆那年藝考時,分享其與廣院的不解之緣。   

 

 

我為什么報考廣院

如今,康輝回想起來,1989年那會兒自己報考廣院的經歷還算是個“挺俗套的段子”,“其實也帶著‘半起哄的性質’吧,因為姐姐的同學在廣院讀書,所以我提前對這個學校也有過一些了解,于是決定試一試。在這之前,其實并沒有明確的志向想做播音這一行,就這么誤打誤撞,反而考進來了,后來也證明這個專業確實適合自己。”

 

相比起康輝的無心插柳,李梓萌說自己報考播音專業“就是因為喜歡”,她和歐陽夏丹一樣,早在中學時代就常常作為學生廣播員主持節目,并對“專門培養這方面人才”的北京廣播學院心生向往。高中的時侯,歐陽夏丹還曾將自己主持節目的錄音帶寄到廣院,“那時候還在想,哪位老師如果聽到,覺得我的聲音還可以的話,估計就能向我伸出橄欖枝吧?結果寄出去以后就石沉大海了,我當時還有點灰心,覺得自己的聲音可能還不夠理想,需要繼續努力。”幸運的是,1995年歐陽夏丹高考那年,廣院的藝考正好在桂林增設了一個考點,面對這個擺在家門口的機會,歐陽夏丹決定再去試一次。“結果沒想到一試就試中了,我覺得真是命運的安排,很幸運。” 

“你知道嗎?2014年中傳60周年校慶晚會那天是9月20日,20年前的9月20日,我是拿著廣院的錄取通知書來學校報到的,真的是特別巧。”1994年,從針灸專業畢業的郎永淳無意間看到了《中國電視報》上刊登的北京廣播學院第二學位招生簡章,“覺得好像又有了一個門在向我打開,”郎永淳決定,“再闖一下吧!”正是這個決定,讓郎永淳進入了完全不同的播音領域,并在廣院收獲了愛情。

年輕人總是充滿著勇氣和無畏,試一次、闖一下,夢想就這樣開始落地發芽。

 

能當主播的不二之法

自由、活躍,似乎是大部分學生對廣院的第一印象。“我們在校時,廣院的思想挺活躍的,挺多新鮮的東西”,和許多校友一樣,康輝仍然習慣稱呼母校為“廣院”,“尤其廣院教育中藝術成分比較多,這種環境能讓每個人都自由地尋找自己最需要的東西,未必是一板一眼地坐在課堂里接受。”

氛圍相對自由,但專業上的標準卻沒有絲毫放松。李梓萌回憶說,雖然學校有很多豐富多彩的學生活動,但當年的她更愿意安安靜靜地在圖書館里學習,享受那里磨礪自身的時光。在語音學習階段,康輝遇上了嚴謹認真的小課老師陳京生,“陳老師脾氣很好,但是并不是磨一磨就能過去,他永遠會拿專業標準去要求你,不會網開一面。”在沒有任何捷徑可走的語音學習中,習慣性希望達到高標準的康輝甚至感到“很難受”,“那時候,我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適合專業學習,懷疑這么痛苦地學習是不是值得。”但是如果沒有當初的那份執著和努力,誰又能預見到今日的一切,“所以有夢想的你們,勇敢去闖吧!”

和康輝一樣,歐陽夏丹在入學之初,對自己的專業成績也沒有太大自信,“像我們南方來的都是‘N’、‘L’不分,前后鼻音不分,要糾正的東西很多。”但說起解決的辦法,也很簡單:不斷地練習。每天清晨,操場上、樓底下、核桃林里,都曾是他們練聲的地方,“一個人恨不得搶一棵樹,”歐陽夏丹說,“我們南方的那幾個孩子早晨起來都互相督促,大家成群結隊地出去練聲。”

在日復一日的練習中,字音漸漸與骨骼、肌肉達成了默契,發聲漸漸變成了一種習慣。“有一天,我也不記得是什么時候,好像突然有一種開竅了、豁然開朗的感覺,”康輝說,“也就是從那時候起,我有了自信,也找到了這個專業吸引自己的地方,所以有的時候,一些笨功夫、慢功夫,一定要下夠了,才可能真的帶來變化。”

“跨界”而來的郎永淳面臨的壓力更大,他要用兩年的時間,完成本科生四年的學業,自稱“年少輕狂”的他入學不久就開始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和北京交通臺實習,之后又參與了中央電視臺《新聞30分》節目的創辦,常常需要在學校和電視臺之間來回奔波。“就覺得自己有使不完的勁,”郎永淳說,“那個時候和同學談天說地,經常會有年少輕狂的醉酒之言,說將來我們要鐵肩擔道義,要推動社會發生正向的改變。”事實上,他是這么說的,也是這么做的。

 

高水準的表現,怎會吝惜掌聲

雖然學習上總會有壓力和辛苦,但校園生活卻并不單調,藝術節主持人大賽、廣院之春……豐富多彩的校園活動都曾是國臉們鍛煉自身、嶄露頭角的舞臺。“都說只要站過廣院的舞臺,什么舞臺都不會懼怕了,這話一點兒也不假,”康輝的廣院主持經歷,讓他深信,“只要是真的有水準的表現,廣院的觀眾一定會給特別高的鼓勵和獎賞。”

歐陽夏丹也曾在班主任王明軍的推薦下主持過廣院之春,那是她入學后第一次上臺亮相,“我當時覺得挺驚訝的,因為就專業來講我并不是我們班最好的那撥,不過我覺得既然可以鍛煉我,那就去吧。”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歐陽夏丹初次登臺還是難免有些緊張,“大幕拉開的時候我還給自己打氣,無論遇到任何情況,我都要從容應對,結果還不錯,大家好像還比較喜歡我,所以自那次以后我對自己有了信心。”

也許就像康輝所說,只要不是刻意抖機靈、去炫耀,而是很真誠地表達,廣院的同學們絕對會毫不吝惜自己的掌聲。對他們來說,廣院的舞臺,是考驗,也是經驗。

經過多年的校園環境改造和美化,播音學院的小黃樓如今已然煥然一新成了學校具有標志性的2號樓,學院前的排球場變成了人工湖,學生們當年住過的八號樓,雖只剩下一半,但樓前的望春亭一如往昔。“八號樓剩下的那半邊恰好是我們當時住的那半邊”,時隔二十多年,再次回到母校念博士,康輝感慨良多,“不管母校的面貌發生著什么變化,只要一踏進來,感覺還是跟原來一樣,那是一種熟悉和默契的感覺。”

 

有些東西早已潛移默化根植血液

“我們并不是在表演,而是在將我們比觀眾早一些得知的新聞,準確客觀、有分寸地傳遞出去”,郎永淳說,“當我進入到直播狀態時,會緊張也會興奮,但這是一種職業的緊張和興奮。”

     “雖然播音員主持人要直接面對觀眾,但不要真的把自己當做名人明星,盡可能隱退在你所播報的新聞背后。”從2010年至今,康輝一直擔任央視播音部副主任,除了播音的本職,他還需要承擔起團隊的管理和服務工作。面對“國臉”和“央視一哥”的稱號以及網絡熱炒,康輝很淡然,“實際上這些對于我們來講沒有意義,只有把每天的事情做好了才是最根本的。在廣院那幾年,這些東西已經潛移默化地根植在血液里了。任何工作和狀態都是對自身經歷的一種豐富,也是對節目中傳達的幫助。”

“廣院是我夢開始的地方”李梓萌說,“老師的很多話如今依然言猶在耳。”畢業多年,老師們大多已經退休,往昔的同窗也已經成長為各個臺的中流砥柱,但當年的情感卻沒有消散。“一些老師還會發短信給我說,你在屏幕里面前后鼻音又沒分清楚”,歐陽夏丹笑著說,“我覺得好親切啊,做學生的感覺又出來了。”

幾年前,央視播音部與中國傳媒大學播音與主持藝術學院建立起雙向教學基地,每年從傳媒大學本科、雙學位和研究生當中,選拔一些學生進入央視實習。“你會看到很年輕的面龐,他們有一些問題會請教你,你也會就一些觀點和他們交流,都是很開心的一個過程。”歐陽夏丹說,“我想這也是連接我和母校的另一條紐帶吧,一種傳承和溫情。” 

就像郎永淳所說,“一路走過來這20年,才懂得作為一個電視人,一個新聞人,肩上的責任是什么。”在畢業多年之后,主播們也真正體會到青蔥歲月的美好和母校帶給自己的給養。

又是湖天春色滿芳園,傳媒大學伸開溫暖的臂膀正在迎接著你們的到來,親愛的小伙伴們,藝考,你們準備好了嗎?只要心懷夢想,就要砥礪前行,祝福你們,加油!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2009©2015    浙江藝考網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備18014583號-2浙公網安備 33011802001191

 



福建11选5今日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