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藝考網官方公眾號

     http://img.lingimg.com/attachments/date_201809/071eb3a9141f005683132a95d4abe3d9.png

    關注浙江藝考網了解浙江藝考資訊掃一掃

浙江藝考培訓機構


     

當前位置:首 頁 >> 編導藝考影評>> 編導藝考網>> 文章列表

影評《天堂電影院》

作者:   發布時間:2014-10-12 08:41:28   瀏覽次數:5428

 http://img.lingimg.com/attachments/date_201908/01df699864ba7a92cb63f7615b50b640.png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阿里安內影片有限公司
意大利克里斯塔迪影片公司
    1989年聯合拍攝
導演:朱塞佩•托納托雷
主演:菲利普•諾瓦萊  雅克•佩蘭  薩爾瓦多•卡西奧(童年)
      馬爾克•列奧那爾迪(青年) 阿涅賽•納諾  萊奧波爾多•特雷斯泰
獲獎情況:
      1989年戛納國際電影節評委會特別獎;
      1990年美國奧斯卡最佳外國語片金像獎;
      1990年第47屆全球最佳外國語片獎。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劇情梗概】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著名電影導演薩爾瓦多•迪維塔在羅馬接到媽媽從西西里打來的電話,得知他的忘年好友阿爾弗來多去世的消息。往事一幕幕浮現在他的眼前 ……   那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西西里一個名叫姜卡爾多的小鎮,8歲的托托(薩爾瓦多的愛稱)在教堂里為神父阿代爾費奧當祭童。托托的父親在戰場上失蹤了,母親帶著他和妹妹艱難度日。小鎮惟一的娛樂是一家名叫“天堂”的電影院,阿代爾費奧神父是公映影片的審查官,老放映員阿爾弗來多每次都要為神父預先放映即將公映的影片。每當銀幕上出現“色情”鏡頭時,神父就坐在觀眾席上搖鈴,責令阿爾弗來多把這一段鏡頭刪剪掉。托托總是躲在幕后,饒有興趣地偷看這一切。
     托托不僅酷愛看電影,更渴望走進放映間親自放映影片。他常常溜進放映間,撿廢膠片玩。他想盡辦法讓阿爾弗來多教他放映術,但是被拒絕了。一次,老放映員到托托念書的小學參加小學證書的考試,苦于做不出題目的老放映員不得不以教托托放電影為條件,換取托托的幫助。
     電影院放映的影片給人們帶來了超出凡世的喜悅,但是容量有限的電影院不得不把一些熱心的觀眾拒之門外。為了讓更多的人看到電影,阿爾弗來多將放映孔對準影院外廣場建筑物的一面墻壁,讓人們在廣場上享受電影的歡樂。但是,在一次放映中,易燃的膠片引發了一場大火,小托托奮不顧身沖進放映間,從烈焰中救出了嚴重燒傷的阿爾弗來多。電影院化為了灰燼,阿爾弗來多也雙目失明,這時剛中了彩票的鎮民奇奇歐出資重建了“天堂電影院”,小托托成為新影院的放映員。在新影院中,接吻鏡頭不再被刪剪,小鎮的人們在影院中歡笑、流淚、戀愛、死亡,小托托也在電影的陪伴下長成了英俊的青年。
     薩爾瓦多開始拿著攝影機拍攝小鎮上人們的生活,一天,一個美麗的少女艾琳娜走進了他的取景框。薩爾瓦多戀愛了。他每天守候在女孩的窗下,終于獲得了她的愛情。兩個年輕人的愛情燦爛而美麗,卻遭到艾琳娜的父親,銀行經理曼多的反對。十月,艾琳娜離開小鎮去上大學,薩爾瓦多也應征入伍,從此倆人失去了聯系。服完兵役,薩爾瓦多回到故鄉,一切都改變了。最后,他聽從阿爾弗來多的勸告,離開故鄉,去羅馬找尋他真正的天地,并成為了一個著名的導演。
     中年薩爾瓦多回到闊別20多年的故鄉,參加阿爾弗來多的喪禮。家中,母親仍讓一個房間保留著他未離開時的樣子,薩爾瓦多重溫了那盤艾琳娜的錄像帶。此時,“天堂電影院”因觀眾稀少,早已停業。薩爾瓦多和鎮上的老人們一起目睹了影院最終被炸毀的場面。電影,已經成為以往生活的美好回憶。薩爾瓦多回到羅馬,他打開阿爾弗來多留給他的遺物:一盤剪輯好的電影膠片。當這卷膠片在銀幕上放映的時候,薩爾瓦多看到的竟然是當年被刪剪掉的那些接吻鏡頭。面對這些畫面,他含著眼淚笑了。
 
【分析解讀】
 
  一、時   間
 
    《天堂電影院》這部影片,是一部緬懷電影歷史以及個人的情感歷程的懷舊之作。影片采用倒敘結構,以薩爾瓦多的視角展開回憶,因此一開篇就給人帶來一種綿長、悠遠的懷舊氣息。這種倒敘的結構也確立了影片的兩條時間線索:一條是現實中的薩爾瓦多的生活流程,表現在影片中是短短的幾天;另一條是回憶中的歷史變遷、人物成長的時間流程,表現在影片中是十幾年。這兩條線索交錯進行,而又以后者為主。
     影片以(現實)中年薩爾瓦多回到寓所—>(回憶)童年托托看電影、放電影、影院著火—>(現實)中年薩爾瓦多在回憶——> (回憶)青年托托戀愛 —>(現實)中年薩爾瓦多在回憶—>(回憶)青年托托參軍、離開故鄉—>(現實)中年薩爾瓦多回到故鄉的方式展開全片。
     第一條時間線索上的敘事對第二條時間線索上的敘事互相照應,使得第二條時間線索的長度由可見的十幾年(童年—青年),潛在地延長為幾十年(童年—中年)。
     幾十年的時光,表現在文學作品中可能是:“三年過去了…暑假過去了…冬去春來…20年的光轉瞬即逝…”這些字眼。但是在電影中,時間的腳步必須化為觀眾看得見的畫面,也就是,最好用鏡頭來說話?!短焯秒娪霸骸芬黄臅r間發展體現在銀幕上,主要是以下一些人物和時間的發展:
 
 托托的成長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因為影片是一部半自傳性的作品,是在歷史的個人化書寫中再現一種文化的興衰起落,所以主人公薩爾瓦多的成長經歷是影片的故事主線,也是影片時間線索發展的主要依據。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薩爾瓦多的成長經歷不是一個簡單的順敘的故事,而是以中年的薩爾瓦多回憶的敘事形式,在倒敘中完成?;貞涍@種敘事形式帶來的好處是:節約影片篇幅、可以自由地對故事詳略進行取舍。我們根據自己的心理常識就知道,回憶是種跳躍性的思維,它會徘徊在那些給我們烙下深刻印記的事件上,而略過那些當時對自己來說是無關痛癢的事情。
     在《天堂電影院》里,薩爾瓦多的一生其實只展現為幾件事,而且幾件事也是有詳有略:童年薩爾瓦多看電影(略)、學習放映電影(詳);青年薩爾瓦多拍紀錄片(略)、戀愛(詳)、服兵役(略);中年薩爾瓦多回故鄉參加阿爾弗來多的喪禮(詳)。至于童年的小托托是如何成長為青年的薩爾瓦多,離開故鄉的薩爾瓦多又如何在羅馬創業,影片就沒有交代。這種省略,絲毫不給觀眾以跳躍、突?;驍⑹虏煌暾?。其原因就在于,影片采用了回憶這一敘事形式,在回憶中,一切省略或詳述都是有心理學依據的。
     另外,《天堂電影院》一片在表現“時光飛逝”時,其鏡頭語言的運用也十分巧妙。以“托托服兵役”這一事件為例,“軍隊生活”是薩爾瓦多青年時期為時不短的一段生活經歷,但是導演只用了一分半分鐘的影片長度,就圓滿地展示完主人公這段毫無歡樂可言亦不值得鋪敘的時光。
鏡頭號——  景別——  拍攝角度——內容 —— 音響效果
鏡頭1   特寫; 平攝、側面;   一對對軍人的穿軍靴的腳齊步走過; 軍樂
鏡頭2   特寫; 正面、稍仰;   薩爾瓦多向長官匯報:“第三營第九隊通訊員迪維達報告完畢”;軍樂繼續
鏡頭3   特寫; 正面、平攝;   郵筒口,一只手投入一封信;軍樂繼續
鏡頭4   中近景;正面、平攝; 薩爾瓦多給故鄉的朋友打電話,得知艾琳娜離開了小鎮;軍樂繼續
鏡頭5   全景;俯攝;         薩爾瓦多蜷坐在床邊,床上的被沒有疊,有人進來將兩封信扔到他的床上;軍樂繼續
鏡頭6   特寫; 俯攝;         兩封信上注明“地址不詳”,薩爾瓦多把它們放到枕頭下面,那里已經有一打類似的信件;軍樂繼續
鏡頭7   近景;正面平攝;     薩爾瓦多站在隊列的前方,舉槍瞄準、射擊;軍樂、四聲槍響
 這個段落過后,便是已經長出了胡子的薩爾瓦多從部隊回到故鄉。七個鏡頭,簡潔流暢,讓時光飛逝而過,完滿地承擔了必要的敘事任務。
 
天堂電影院的幾度興衰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建筑的生命往往比人的生命更長久、更堅韌,即便是一座灰土破板的小屋,也可能是爺爺那一輩傳下來的。所以,人們常常能在建筑的一些不起眼的變化中感覺到時間的流逝。這種變化,可能只是改了一道柵欄,或者換了一扇門板。在《天堂電影院》中,電影院的興衰變化,同樣支撐了影片時間線索的發展,形象地展示時光流逝、人事變遷。
     具體地說,這座電影院的歷史是:看客盈門、座無虛席—>一場大火、變成廢墟—>重新修建、再創輝煌—>年久失修、破舊漏雨—>門可羅雀、被迫關閉—>夷為平地、改建停車場。
第一次變成廢墟,是因為看電影的人太多(阿爾弗來多為了給進不了電影院的人在廣場上放電影,不留神讓放映機故障起火);影院第二次變為廢墟,卻是因為沒有人要看電影了。天堂電影院這兩種不同意義上的衰落,折射出一種文化在人們的生活中從興盛走向衰落的過程,倏忽之間,一個時代已成為記憶。
 
“戲中戲”的發展脈絡
 
     在《天堂電影院》中,影院里上映的影片,不僅是一個重要的道具,也是一個重要的敘事、表情的元素。導演通過一系列經典影片的片段表現了電影藝術的發展歷程,這里出現了讓•雷諾阿的《底層》、魯奇諾•維斯康迪的《大地在波動》、弗立茲•朗格的《狂怒》、約翰•福特的《關山飛渡》,還出現了卓別林、基頓、勞萊爾、哈代、艾立克•馮•斯特勞亨、麗塔•海華茲等等曾經令無數影迷傾倒的影星們。他們順序地出現在電影銀幕上,好似歷史極富人情味地在從頭搬演。
     如果把這些影片看作是一個整體的話,它的命運也隨著時代的發展經歷了有趣的變化:技術上由易燃膠片到不燃膠片到被電視、錄像帶取代;內容上從接吻鏡頭被刪剪到出現接吻鏡頭到出現色情鏡頭,最后到接吻鏡頭被連接成片。從電影的命運變化上,觀眾也在回味著科學技術的發展、人的價值觀念的演變,時間的車輪不斷前行。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二、空 間 環 境
 
    《天堂電影院》的導演兼編劇朱塞佩•托納托雷曾經說過,“天堂電影院并不僅僅是間放映廳。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奇特的、文化與社會啟蒙的地方,一代意大利人曾在這里受到熏陶。我傾向于認為,電影院對于一個人來講或許可以說是一種生活目的,在影片和他本身和他的愿望、期待之間,也許就存在著一種聯系。” 托納托雷對電影的這種態度,表現在影片中便是:人們的生活中同時并存著電影與現實這樣兩個時空,片中出現的“電影院”與“廣場”這兩個空間環境就分別代表著人們的這兩種生活場景。
 
電影院
 
     在《天堂電影院》中,電影院好似生活在塵世中的人們建構的一座“天堂”,它使人們超脫了現實生活中的種種艱難和困擾,而沉浸在歡樂中?!短焯秒娪霸骸酚么罅繋в邢矂∩实纳罴毠?,展現了在電影院這一夢幻天堂中,一代意大利人特殊的生活狀態。
     電影中惡魔要殺人了,觀眾嚇得紛紛閉上眼睛,這時偏有一個小伙子含笑回身而望。鏡頭從他身上搖至二樓的觀眾席,原來有個姑娘正與他相視而笑…… 到了下一個觀影場景中,兩個人已攜手共坐在二樓的觀眾席上…… 到了再下一個觀影場景中,兩個人已經是抱著孩子在看電影了。
     有個男人一直把影院當作他最好的睡覺場所,不管別人多熱鬧,他的鼾聲一如既往,結果屢遭孩子們的捉弄。
     有個老人在看驚險片時捂著心臟倒下,在下一個觀影場景中,他坐過的椅子上放了一束鮮花。
     影院正在放映一部已公映過的悲情影片,一個男子淚流滿面地在片中演員開口以前就背出了全部臺詞,甚至包括最后的字幕“FINE”(結束)。
     從片中可以看出,電影院不僅僅是一個供人們娛樂的場所,人們在其中體驗種種生命情感,還在影院中撒播愛情的種子,哺育小生命的成長,甚至度過生命的最后一刻…… 影院曾經成為人們生活的中心環境,電影也似乎超越了現實生活,成為人們的生命主題。這或許才是“天堂”的真正含義(Paradise 除了天堂以外,其實也可以泛指不同信仰的人們的理想國度)。它與人的生命和夢想息息相關。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廣場
 
     與電影院這一空間環境相對存在的,是西西里的現實生活環境。40~50年代的西西里,貧困、落后、生活艱辛、苦難。當電影放映著“六年后,春回大地,風和日麗,大地充滿陽光和生機,再也不像打戰時那么緊張了,人們呼吸著清新自由的春天的氣息……” 與之相對比的現實生活是,意大利政府又要公布一批陣亡名單,其中就有小托托的父親?,F實讓人無法回避。在電影散場之后,人們不得不回到現實生活中去。在《天堂電影院》中,廣場這一空間環境就是現實生活的縮影。
     據說,導演朱塞佩•托納托雷曾花了四個月時間,在六個不同的小鎮拍攝出姜卡爾多鄉村背景的一系列鏡頭。其良苦用心營造出的“廣場”這一空間環境,確實滲透了濃郁的生活氣息。比如廣場上小販在大聲地叫賣尼龍襪子,婦女們肩扛水罐到水龍頭前排對打水,老婆婆用心地踩著紡車捻羊毛,男人們給小孩子理發的同時,也忙著給驢子剪毛…… 以上的這些場景在影片中都不承擔什么敘事功能,但卻讓人感到一股滿懷深情的懷舊氣息,看似閑筆,其實韻味無窮。不過,這只是白天的廣場,當黑夜降臨時,廣場就沒有這么可愛了。
     如同在現實中,電影中的黑暗是與光明伴生的。在夜晚的廣場上,天真、聰慧的小托托第一次挨媽媽的打,因為他把本應用來買牛奶50里拉換成了電影票(丈夫征軍去了前線,生死未卜,自己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50里拉足以讓這個母親揍自己的愛兒一頓了);在廣場上,資本家云信祖解雇了一個加入共產黨的工人,并且對其他工人叫囂道:“你們都給我好好地干,從早到晚,至于薪水是多少,就不是你們的事了。誰要是多嘴多舌,就趁早給我滾蛋”;在廣場上,一個瘋子常常跳出來,大聲地嚷嚷著:“廣場是我的,廣場是我的!”并企圖把大家全都趕走……
     在這個夜晚的廣場上,也曾有過一次短暫的歡樂,就是阿爾弗來多把廣場上一座建筑物的墻壁變成電影的銀幕時??上г诂F實生活中,這種歡樂是不能長久的,厄運隨之而至,影院成了廢墟,阿爾夫萊多失去了雙眼。
     當電影散場后,人們便回到廣場;當人們被影院拒絕以后,他們聚集到廣場。廣場與影院,是那個時代意大利人生命中現實與天堂的對列,苦難與快樂的隱喻。
 
放映間
 
     在影院與廣場之間,不要忘了另外一個極為重要的空間環境,那就是電影院的放映間。盡管放映間不是一個人人能進入的空間,但它卻是片中兩個主要角色:托托和阿爾弗來多最主要的生活環境。
     放映間是為天堂電影院帶來歡樂的地方,雖然它并不直接生產影片。老放映師阿爾弗來多說過:這里“夏天悶熱,冬天能讓人凍死”,但是這里的工作又讓人上癮,因為“有時影院座位全滿了,當你聽到觀眾嘻嘻哈哈的笑聲,你會感到欣慰的。聽到他們高興,你也快樂,就好像這快樂是你給他們的一樣”。創造歡樂遠沒有享受歡樂那么輕松,放映間的生活讓兩代人體驗到了這種工作的辛苦與欣慰。放映間,吸引著薩爾瓦多從臺前走向了幕后。在一次電影放映過程中,小托托從觀眾席上回頭向放映窗口望去,這時影片用特技手法形象地再現了他當時的心理:窗口是一只獅子頭的造型,從獅子大張的口中噴射出了耀眼的藍色光束,鏡頭旋轉著向獅子頭推上去,獅子的口開合了幾下,發出聲聲獸吼。在小托托的眼中,是放映間為電影帶來神秘的魔力,他想方設法走進放映間,就是為了能掌握這種魔力,令人快樂的魔力。"
     反過來說,盡管放映間為天堂電影院帶來了歡樂,它的作用實際卻是非常有限的。有一次,因為一部影片的拷貝要等別的小鎮放映完才能取回,結果是影院里的人們陷入焦灼煩躁的等待,托托也只能束手無策地看著人們越來越憤怒。對于這一點,老阿爾弗來多是看得最清楚的,雖然他的命運使他沒能離開這里,他卻能指點年輕一代的托托離開這個狹小、封閉的空間,到更廣闊的世界去。放映間成為托托從觀眾走向導演的中轉站,所以它很重要,但,卻不應該在其中滯留。
 
三、人      物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阿爾弗來多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在《天堂電影院》中,阿爾弗來多這個人物承擔著雙重角色:其職業角色是鄉村影院的放映員;其生活角色是影片主人公薩爾瓦多的好友和導師。
     作為一個電影放映員,阿爾弗來多和他的觀眾代表了電影黃金時代那種最淳樸、最徹底的電影文化傾向。從10歲起,阿爾弗來多就走進了放映間,等他走出放映間時,他的生命也似乎結束了。對于放映間,他的情感態度是愛恨交加,又始終不離不棄。放映電影是他存在的全部意義,而他所能做到的最輝煌的一件事,就是想到一個辦法讓更多的人看上電影。富于象征意味的是,當阿爾弗來多的靈車從破敗的“天堂電影院”前經過以后,這座建筑也很快就結束了它的生命。
     作為薩爾瓦多的好友和導師,阿爾弗來多是一個與“新生代”相聯系、相對比而存在的“老一代人”的形象。他指引、督促著薩爾瓦多的前進、變化。他自己卻又是一個不變的、缺少行為主動性的形象。他一生都沒有離開那個狹小的放映間,離開那個封閉的鄉村小鎮。但,他能清醒地看到這種命運的悲劇性,并且指導年輕一代的薩爾瓦多去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當童年的小托托當上放映員,想要放棄上學時,阿爾弗來多語重心長地告訴他:“不,別這樣,不上學你將來會后悔的。這并不是你真正的工作,現在天堂需要你,你也需要天堂,但這只是暫時的。有一天,你會去做其他事情,更重要的事情。相信我,世界上還有許多比這更重要的,重要得多的大事。”當青年薩爾瓦多從部隊回到故鄉,感到一陣茫然與失落時,阿爾弗來多又指點他:“生活和電影不一樣,生活要艱難得多。離開這兒吧,回羅馬去,你還年輕,世界是屬于你的。”阿爾弗來多把他用一生換來的經驗教給了薩爾瓦多,年輕而不知世事的薩爾瓦多于是超越了阿爾弗來多,一步步走向更廣闊的天地??梢哉f,沒有這個守候在故鄉的阿爾弗來多,就沒有日后著名的導演薩爾瓦多。是老一代人“不變”的主題,催生了新一代人“變”的主題。
     值得稱道的是,影片中阿爾弗來多這一形象并非一個簡單的符號化的人物,而是一個血肉豐滿、極有性格的形象。法國著名演員菲利普•諾瓦萊對這一形象的精彩演繹,更使得觀眾對他過目難忘。這個老人正直、善良、充滿智慧、又帶有幾許孩子氣的天真俏皮。影片從許多生活細節多側面地表現了這個人物的思想和品格。比如,在影院門口為托托“找回”50里拉,在考場上低聲下氣向托托求助,變戲法似的讓電影穿越墻壁到達廣場,纏住神父以給薩爾瓦多爭取表白愛情的時機…… 在這個默默無聞的小人物身上,確是傾注了導演和演員很多的情感。
 
薩爾瓦多
 
     影片主角薩爾瓦多是一個屬于新時代的人物,但他永遠也不會割斷和過去的聯系。老友、母親、舊日的電影、失落的愛情,成為他生命中剪不斷的紅線。這根線在他離開故鄉20多年后又把他牽回故鄉,讓他在成為導演以后又讓他坐回到觀眾席上。不過,薩爾瓦多的“返回”并非是飛了一圈后又回到原地,而是完成了一次螺旋形的上升。
     與阿爾弗來多的“固守”不同,薩爾瓦多的行動總是具有改變命運的主動性。當他只是一個小觀眾時,他就試圖走進放映間,盡管一次次遭到老放映員的拒絕,他最后還是達到了目的。當他愛上了社會地位比自己高的銀行經理的女兒時,老放映員帶著宿命式的悲觀給他講了一個“軍人愛上公主”的悲劇故事,但薩爾瓦多仍然勇敢地去等待,而且最終成功地贏得了伊蓮娜的愛情;當阿爾弗來多守在故鄉終老時,薩爾瓦多踏上了通向羅馬的旅程,在一片更寬廣的天地中奮斗成為電影導演。薩爾瓦多是一個不斷前進、不斷變化的富于生命力的形象。他是朱塞佩•托爾納托雷自己的寫照,也是意大利人年輕一代的形象。
     著名演員雅克•佩蘭和在外景地發現的小演員薩爾瓦多•卡西奧的表演精彩準確,同樣也為薩爾瓦多這一形象倍增光彩。中年的薩爾瓦多,沉靜而熱切,有點不動聲色的表情中飽含著深沉、豐富、難以言說的情感。童年的小托托天真、有趣,大大的眼睛里流動著機靈狡黠的神采,即使他犯下再大的錯誤,相信觀眾也會毫不遲疑地原諒他。人們幾乎不得不相信,只有在他的身上,才會發生那些可愛的、令人忍俊不禁的事情:當祭童時站著打瞌睡,偷看阿代爾費奧神父審片,拿著廢膠片就能背電影臺詞,以送飯為借口進阿爾弗來多的放映間,以幫阿爾弗來多作弊為條件換取他的放映技術…… 難以設想,如果沒有這個貫穿全片、深深打動觀眾的薩爾瓦多•卡西奧,《天堂電影院》一片怎么還會吸引著觀眾走進那段逝去的歷史。
 
阿代爾費奧神父
 
     阿代爾費奧神父在影片中也具有雙重角色象征。
     一方面,他是與人的欲望相對立的宗教力量的象征。在老天堂電影院中,他掌握著公映影片的審查權。導演在表現他的審片過程時,采用了仰拍的攝影角度,神父黑黑的身影出現在影院銀幕的正中間,蓋住了銀幕的畫面,體現了一種控制一切的威力。而一旦黑影片中出現接吻的鏡頭,神父便可以搖鈴讓放映員將其刪剪掉,體現出對人的情愛欲望的毫不遲疑的打擊。但是,等新的天堂電影院建好以后,宗教的力量就沒有這么強大了,神父失去了審片權,人們終于看到了影片中的接吻鏡頭。
     另一方面,阿代爾費奧神父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在他自己身上也體現出了人性對神性的勝利。在老影院里審片時,每當銀幕上的人翩翩起舞,神父自己也會跟著哼起音樂。在新影院落成那天,神父捧著圣水罐為影院灑水祈福,結果他在看歌舞片時,竟手捧水罐隨著音樂節奏輕輕搖擺起來,圣水罐好似變成了他手中的一件樂器。當新影院的銀幕上第一次公映出接吻鏡頭時,人們歡呼起來,神父無力回天,只得憤憤地說:“我可不看這種電影。”說話的同時,他的眼睛卻緊盯著銀幕。
     藝術是人類情感的產物,真正的、健全的人怎會沒有情感和情欲,真正的電影藝術又怎會規避表現人的情感和情欲。在《天堂電影院》一片中,宗教對人的欲望的任意壓制,以及人類情感對宗教力量的最后勝利,就巧妙地體現在阿代爾費奧神父這個形象身上。當年輕的薩爾瓦多離開故鄉遠赴羅馬之時,送行的人有母親、妹妹和阿爾弗來多,神父卻遲到了。當神父遠遠地趕來時,薩爾瓦多的火車已離開了站臺。這個場景別有意味地暗示觀眾:在薩爾瓦多的行囊中,沒有神父那一套壓抑人性的東西,有的是種種美好的情感和寄托著厚望的叮囑。相信在他日后導演的影片里,人性決不會遭到壓抑或扭曲,這也許是他事業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
 
艾琳娜
 
     艾琳娜是薩爾瓦多惟一愛過的女人,她與薩爾瓦多的愛情頗有幾分好萊塢電影的風格,一個窮小子愛上了一個上流社會的小姐,兩個人的愛情遭到姑娘家人的反對,愛情以失落告終。有人評論說,這是導演托納托雷正視和尊重好萊塢曾有過的輝煌,而有意采用的一種好萊塢技法。
     和薩爾瓦多生命中的其他故事相似,艾琳娜的愛情也是與電影密切相關的。薩爾瓦多第一次見到艾琳娜是在他拍紀錄片的時候。艾琳娜走進了他的取景框。薩爾瓦多經過苦苦的等待贏得了艾琳娜的愛情,兩個人第一次相擁而吻是在電影院的放映間。當艾琳娜從薩爾瓦多的現實生活中永遠地消失了,艾琳娜的錄影帶卻成了薩爾瓦多永遠的記憶。甚至,電影可能還在薩爾瓦多的愛情經驗中承擔了啟蒙的任務。在表現薩爾瓦多熱戀中那段最歡樂的日子時(兩個年輕人在田野里吃仙人掌、過生日、吹蠟燭、開著破車兜風),影片使用了一段歡快、清新的音樂來渲染氣氛、抒發情感,而這段音樂也是與小托托第一次跟著阿爾弗來多學放電影時使用的音樂一模一樣的。一旦愛情也與電影緊密相聯,薩爾瓦多的生命就再也無法與電影分開了。
     富有意味的是,薩爾瓦多與艾琳娜的愛情與電影上曾出現的“愛情之吻”的鏡頭一樣,被人橫加“刪剪”。從此,薩爾瓦多再也沒有過真正的戀愛,直到他重返故鄉,母親說:“希望能看到你安頓下來,去愛一個人。” 而那組“愛情之吻”的鏡頭,也已被阿爾弗來多重新接在一起了…… 薩爾瓦多的愛情故事大概也將重新開始了。
 
瘋子
 
     在中外電影史上,常??梢钥吹揭恍┗虔偦蛏档娜宋镄蜗?。但是“瘋子”絕不是一個輕易、或隨意就出現的形象。他們往往要負載一些特殊的意義。比如,英國影片《簡•愛》中的瘋女人、德國電影《錫鼓》中的瘋子、日本電影《亂》中的小丑、英國影片《哈姆雷特》中的奧菲莉婭…… 在《天堂電影院》里,那個常常叫嚷著“廣場是我的”的瘋子,也具有不同尋常的象征意義。
    “廣場”本來是一個屬于大家的公共場所,瘋子卻企圖獨占,把人們都趕走。當大家都在為老影院毀于大火而傷心時,瘋子卻在人群中又跳又笑,喊著:“哈哈,全燒光了,你們看不成電影了。”瘋子,是一個站在人民對立面的狂妄的邪惡的獨裁者,但他的“獨裁”是沒有力量的,最終將被人民掃進歷史的垃圾箱。導演對瘋子的幾次出場是這樣處理的:
    瘋子首次出場,是猛地出現在鏡頭前,他成為畫面的前景,而廣場上其他人成了后景,兩相對比,瘋子的形象是有力量的。但是,他的地位很快就急轉直下,在畫面上,瘋子轉過身向后景跑去,他在畫面上占的面積迅速地由大變小。他所代表的那種力量,看來也不過是外強中干而已。另一次出場是在人們聚集在廣場上看電影時,笑聲驚醒了睡在一個平臺上的瘋子。他爬起來大喊:“廣場是我的。” 這時的畫面構圖是:瘋子在畫面上方,而人群在畫面下方,瘋子似乎是高高在上的??墒?,緊接著下一個畫面是:瘋子在后景,人群在前景,瘋子陷入人群的縫隙里,瘋子的地位再次一跌而下。
     在衰敗的“新天堂電影院”被炸毀的一場戲中,瘋子又出現了(在人類歷史上,邪惡的力量大概是永遠也不會消失的),不過這次他的力量就顯得更衰落了:他拖著垃圾袋從人群中穿過,嘴里嘟囔著:“廣場是我的,廣場是我的。” 沒有一個人搭理他。當他向前走時,街道上擠滿了汽車,他不得不從汽車中間繞行了。
     影片《天堂電影院》的成功,主要在于給人們講述了一個動人的懷舊的故事。一個人的歷史與一種文化的歷史緊密糾纏,人與電影朋友似地相伴成長。在物質文明高度發達,人們普遍感到情感失落的今天,回望人與電影、人與人之間這種自然淳樸的情感,確實會讓人們從心底涌出一股親切的感懷。
     故事是好故事,不過也要講故事的人會講,故事才能動聽。托納托雷的電影語言技巧是純熟的,除了他在處理時間、空間、人物這三方面用到的巧妙手法以外,我們還可以簡單舉幾個例子。
     影片的片頭是一個面海的陽臺的空鏡頭,陽臺上擺著一個空盒,輕柔的音樂聲中,白色的床單隨風招展。鏡頭漸漸從陽臺拉開,拉進屋里,屋里的桌子上有一盆檸檬。這是一個很抒情的長鏡頭,好似在召喚著在外漂泊的游子回歸故里(在童年小托托的屋里,桌子上常擺著一盤檸檬)。
     影片中段落與段落之間的轉場方式處理得多種多樣,有時利用形象的相似性剪輯(如神父審片時手中搖鈴,轉為廣場上鐘樓的大鐘在搖擺);有時利用聲音的相似性剪輯(如小托托想象中看到放映間的獅子型窗口發出獸吼,轉為影院銀幕上傳來聲聲獸吼);有時利用動作的相似性剪輯(如老師按著學生的頭一下下撞黑板,轉為老放映員一下下在膠片盒上蓋戳)……
     影片表現阿爾弗來多讓電影穿越墻壁到達廣場一段時,音樂、燈光與鏡頭運動的美妙配合,創造出了童話般的效果。放映鏡在阿爾弗來多的手中放射著藍色的光芒,銀色的活動畫面跳上桌子,跳上墻壁,跳上窗臺,最后小小的畫面突然變得很大很大出現在廣場建筑物的墻壁上,音樂在這時也猛地推上高潮。在小托托的眼中,也就是在觀眾的眼中,這是一個多么奇妙的瞬間。
     影片的結尾是一盤在托托童年時禁放的鏡頭剪輯的放映帶,當一個個或快樂或悲傷或感懷或調侃或憂郁或深情的接吻鏡頭在屏幕上紛至沓來時,我想起了很多很多已經放過了的情節:我想起了小時候好奇地爭著要被剪鏡頭膠片的托托,我想起了初遇時那拿著攝像機拍著艾琳娜一顰一笑的托托,我想起了單戀時在雨中苦苦等待著艾琳娜能打開窗子給他一個微笑的托托,我想起了熱戀時看到艾琳娜在大雨滂沱中趕到他身邊時興奮的托托,我想起了因找不到艾琳娜而在艾琳娜家門口狂呼著艾琳娜名字的托托,我想起了悲喜交加時酒杯自手間滑落的托托,我想起了重逢時再次凝視艾琳娜說"你還是那么漂亮"的托托--我終于理解了片末在只為他一個人放映影片的影院里哭泣的托托。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2009©2015    浙江藝考網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備18014583號-2浙公網安備 33011802001191

 



福建11选5今日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