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藝考網官方公眾號

     http://img.lingimg.com/attachments/date_201809/071eb3a9141f005683132a95d4abe3d9.png

    關注浙江藝考網了解浙江藝考資訊掃一掃

浙江藝考培訓機構


     

當前位置:首 頁 >> 影視表演專業>> 表演藝考網>> 文章列表

表演藝考必備繞口令

作者:   發布時間:2014-06-10 06:23:24   瀏覽次數:7084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墨與饃 

老伯伯賣墨,老婆婆賣饃,老婆婆賣饃買墨,老伯伯賣墨買饃。墨換饃老伯伯有饃,饃換墨老婆婆有墨。 

老六放牛 

柳林鎮有個六號樓,劉老六住在六號樓。有一天,來了牛老六,牽著六只猴;來了侯老六,拉了六頭牛;來了仇老六,擔了六簍油;來了尤老六,背了四匹綢。牛老六、侯老六、仇老六、尤老六,住上劉老六住的六號樓。半夜里,牛抵猴,猴斗牛,撞倒了仇老六的油,油壞了尤老六的綢。仇老六拉起牛老六要賠油,尤老六拉著侯老六要賠綢,牛老六怨侯老六的牛,侯老六怨牛老六的猴。 
酸棗子 


山上住著三老子,山上住著三小子,山腰住著三哥三嫂子。山下三小子,找山當腰三哥三嫂子,借三斗三升酸棗子,山當腰三哥三嫂子,借給山下三小子三斗三升酸棗子。山下三小子,又找山上三老子,借三斗三升酸棗子,山上三老子,還沒有三斗三升酸棗子,只好到山當腰找三哥三嫂子,給山下三小子借了三斗三升酸棗子。過年山下三小子打下酸棗子,還了山當腰三哥三嫂子,兩個三斗三升酸棗子。 

開始玩舌頭:看看你的舌頭等級 

1、初入江湖:化肥會揮發 

2、小有名氣:黑化肥發灰,灰化肥發黑 

3、名動一方:黑化肥發灰會揮發;灰化肥揮發會發黑 

4、天下聞名:黑化肥揮發發灰會花飛;灰化肥揮發發黑會飛花 

5、一代宗師:黑灰化肥會揮發發灰黑諱為花飛;灰黑化肥會揮發發黑灰為諱飛花 

6、超凡入圣:黑灰化肥灰會揮發發灰黑諱為黑灰花會飛;灰黑化肥會會揮發發黑灰為諱飛花化為灰  

7、天外飛仙:黑化黑灰化肥灰會揮發發灰黑諱為黑灰花會回飛;灰化灰黑化肥會會揮發發黑灰為諱飛花回化為灰 



哥挎瓜筐過寬溝 
趕快過溝看快狗 
觀看怪狗瓜筐扣 
瓜滾筐空哥怪狗 
隔著窗子撕字紙,一撕橫字紙,再撕豎字 
紙,撕了四十四張濕字紙。 


牛朗戀劉娘,牛朗牛年戀劉娘,劉娘念牛朗,劉娘連連念牛朗,牛郎戀劉娘,劉娘念牛郎,郎戀娘來娘念郎,念娘戀郎念郎戀,郎念戀娘郎??! 

初級 大聲說20便(紅鳳凰) 
中級 大聲說20便 (粉紅鳳凰) 
高級 大聲說10便(紅鳳凰.黃鳳凰.粉紅鳳凰花鳳凰) 

細絲四尺四 
十四尺長的粗絲 
四尺四的細絲要換十四尺長的粗絲 
十四尺長的粗絲要換四尺四的細絲 

樹上有四十四個澀柿子,樹下有四十四頭石獅子,樹下的四十四頭石獅子想吃樹上的四十四個澀柿子,樹上的四十四個澀柿子不讓樹下的四十四頭石獅子吃樹上四十四個澀柿子,樹下的四十四頭石獅子便要吃樹上的四十四個澀柿子。 


《糊燈籠》 
紅紅糊紅粉燈籠, 
給軍屬送光榮燈; 
芬芬糊粉紅燈籠, 
給軍屬送燈光榮; 
紅紅糊完紅粉燈籠, 
糊粉紅燈籠; 
芬芬糊完粉紅燈籠, 
糊紅粉燈籠。
 
老龍惱怒鬧老農, 
老農惱怒鬧老龍。 
農怒龍惱農更怒, 
龍惱農怒龍怕農 


賣混紡 
紅混紡,粉混紡,黃混紡, 
粉紅混紡,黃粉混紡, 
黃紅混紡、紅粉混紡最暢銷。 

扁玻璃罐比鼓玻璃罐扁, 
鼓玻璃罐比扁玻璃罐鼓 

司小四和史小世 

司小四和史小世,四月十四日十四時四十上集市,司小四買了四十四斤四兩西紅柿,史小世買了十四斤四兩細蠶絲。司小四要拿四十四斤四兩西紅柿換史小世十四斤四兩細蠶絲。史小世十四斤四兩細蠶絲不換司小四四十四斤四兩西紅柿。司小四說我四十四斤四兩西紅柿可以增加營養防近視,史小世說我十四斤四兩細蠶絲可以織綢織緞又抽絲。 

石小四和史肖石 

石小四,史肖石,一同來到閱覽室。石小四年十四,史肖石年四十。年十四的石小四愛看詩詞,年四十的史肖石愛看報紙。年四十的史肖石發現了好詩詞,忙遞給年十四的石小四,年十四的石小四見了好報紙,忙遞給年四十的史肖石。
天上七顆星 

天上七顆星,地上七塊冰,臺上七盞燈,樹上七只鶯,墻上七枚釘??脏】脏“蚊撈呙夺?。喔噓喔噓趕走七只鶯。乒乒乓乓踏壞七塊冰。一陣風來吹來七盞燈。一片烏云遮掉七顆星。 



白 老 八 

白老八門前栽了八顆白果樹,從北邊飛來了八個白八哥兒不知在哪住。白老八拿了八個巴達棍兒要打八個白八哥兒,八個八哥兒飛上了八顆白果樹,不知道白老八拿這八個巴達棍兒打著了八個白八哥兒,還是打著了八顆白果樹。 



八 座 屋 

八只小白兔,住在八棱八角八座屋。八個小孩要逮八只小白兔,嚇得小白兔,不敢再住八棱八角八座屋。 
   



把 蘿 卜 

出八十八二十八,八個小孩兒把蘿卜拔,你也拔,我也拔,看誰拔得多,看誰拔得大。你拔得不多個兒不小,我拔得不少個兒不大。一個蘿卜一個坑兒,算算多少用車拉,一個加倆,倆加仨,七十二個加十八, 拿個算盤打一打,一百差倆九十八。 



九個酒迷喝醉酒 

九月九,九個酒迷喝醉酒。九個酒杯九杯酒,九個酒迷喝九口。喝罷九口酒,又倒九杯酒。九個酒迷端起酒,“咕咚、咕咚”又九口。九杯酒,酒九口,喝罷九個酒迷醉了酒。 



酒 換 油 

一葫蘆酒九兩六,一葫蘆油六兩九。六兩九的油,要換九兩六的酒,九兩六的酒,不換六兩九的油。 



牛 馱 油 

九十九頭牛,馱著九十九個簍。每簍裝著九十九斤油。牛背油簍扭著走,油簍磨壞簍漏油,九十九斤一個簍,還剩六十六斤油。你說漏了幾十幾斤油? 



十 和 四 

四是四,十是十,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莫把四字說成十,休將十字說成四。若要分清四十和十四,經常練說十和四。 



數 獅 子 

公園有四排石獅子,每排是十四只大石獅子,每只大石獅子背上是一只小石獅子,每只大石獅子腳邊是四只小石獅子,史老師領四十四個學生去數石獅子,你說共數出多少只大石獅子和多少只小石獅子?




 
玲瓏塔

高高山上一老僧,身穿衲頭,幾千層。 
若問老僧的年高邁,曾記得黃河九澄清。 
五百年前清一澄,一共四千五百冬。 
老僧倒有八個徒弟,八個徒弟,都有法名。 
大徒弟名叫青頭愣,二徒弟名叫愣頭青, 
三徒弟名叫僧三點,四徒弟名叫點三僧, 
五徒弟名叫崩□轤把,六徒弟名叫把□轤崩, 
七徒弟名叫風隨化,八徒弟他的名字就叫化隨風。 

老師父教他們八宗藝,八仙過海,各顯奇能。 
青頭愣會打罄,愣頭青會撞鐘, 
僧三點兒會吹管,點兒三僧會捧笙, 
崩□轤把會打鼓,把□轤崩會念經。 
風隨化會掃地,化隨風他會點燈。 

老師父叫他們換一換,要想換過來不可能。 
這個愣頭青就打不了青頭愣的磬, 
那個青頭愣就撞不了愣頭青的鐘, 
點三僧就吹不了這個僧三點的管, 
僧三點就捧不了那個點三僧的笙, 
把□轤崩就打不了崩□轤把的鼓, 
崩□轤把就念不了那把□轤崩的經, 
這個化隨風就掃不了風隨化的地, 
那個風隨化就點不了化隨風的燈。 
結果是,磬兒破、鐘兒壞、管兒裂、笙兒倒、 
鼓兒破、經兒碎、地兒亂、摔了燈。 

老師父一見就有了氣,是要打徒弟整八名。 
眼看著八個徒弟要挨打,從外面來了五位云游僧, 
他們共湊僧人十三位,一到后院數玲瓏。 
后院倒有個玲瓏塔,一去數單層,回來數雙層, 
誰要是數的過來玲瓏塔,誰就是那個大師兄; 
誰要是數不過來玲瓏塔,就叫他夜間罰跪到天明。 

玲瓏塔,塔玲瓏,玲瓏寶塔第一層, 
一張高桌四條腿,一個和尚一本經。 
一個鐃鈸一口磬,一個木落魚子一盞燈。 
一個金鈴,整四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隔過兩層數三層,三張高桌十二條腿, 
三個和尚三本經。三個鐃鈸三口磬, 
三個木落魚子三盞燈。 
三個金鈴,十二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塔玲瓏,玲瓏寶塔第五層, 
五張高桌二十條腿,五個和尚五本經。 
五個鐃鈸五口磬,五個木落魚子五盞燈。 
五個金鈴,二十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第七層,七張高桌二十八條腿, 
七個和尚七本經。七個鐃鈸七口磬, 
七個木落魚子七盞燈。 
七個金鈴,二十八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塔玲瓏,玲瓏寶塔第九層, 
九張高桌三十六條腿,九個和尚九本經。 
九個鐃鈸九口磬,九個木落魚子九盞燈。 
九個金鈴,三十六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第十一層,十一張高桌四十四條腿, 
十一個和尚十一本經。十一個鐃鈸十一口磬, 
十一個木落魚子十一盞燈。 
十一個金鈴,四十四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塔玲瓏,玲瓏寶塔,到頂十三層, 
十三張高桌五十二條腿,十三個和尚十三本經。 
十三個鐃鈸十三口磬,十三個木落魚子十三盞燈。 
十三個金鈴,五十二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往回數,那個十二層,十二張高桌四十八條腿, 
十二個和尚十二本經。十二個鐃鈸十二口磬, 
十二個木落魚子十二盞燈。 
十二個金鈴,四十八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塔玲瓏,玲瓏寶塔第十層, 
十張高桌四十條腿,十個和尚十本經。 
十個鐃鈸十口磬,十個木落魚子十盞燈。 
十個金鈴,四十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第八層,八張高桌三十二條腿, 
八個和尚八本經。八個鐃鈸八口磬, 
八個木落魚子八盞燈。 
八個金鈴,三十二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塔玲瓏,玲瓏寶塔第六層, 
六張高桌二十四條腿,六個和尚六本經。 
六個鐃鈸六口磬,六個木落魚子六盞燈。 
六個金鈴,二十四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塔玲瓏,玲瓏寶塔第四層, 
四張高桌十六條腿,四個和尚四本經。 
四個鐃鈸四口磬,四個木落魚子四盞燈。 
四個金鈴,十六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玲瓏塔,塔玲瓏,玲瓏寶塔第二層, 
兩張高桌八條腿,兩個和尚兩本經。 
兩個鐃鈸兩口磬,兩個木落魚子兩盞燈。 
兩個金鈴,整八兩,風兒一刮響嘩愣。 

僧人數罷了玲瓏塔。抬頭看,滿天星。地上看,有個坑。 
坑里看,凍著冰。冰上看,有一棵松。 
松上看,落著鷹。屋里看,一老僧。 
僧前看,一本經。經前看,點著燈。 
墻上看,釘著釘。釘上看,掛著弓。 
看著看著,瞇了眼,西北乾天,刮大風。說大風,好大的風。 
刮散了滿天星,刮平了地上坑, 
刮化了坑里冰,刮倒了冰上松, 
刮飛了松上鷹,刮走了一老僧, 
刮翻了僧前經,刮滅了經前燈, 
刮掉了墻上釘,刮崩了釘上弓。 
霎時間,只刮得,星散、坑平、冰化、松倒、鷹飛、 
僧走、經翻、燈滅、釘掉、弓崩,這麼一段繞口令。



 
說我謅,我就謅,聽我沒事兒我捋舌頭。我們那兒有,六十六條胡同口,住著一位六十六歲的劉老六,他家里有六十六所好高樓,在那樓上頭有六十六簍桂花油,在那簍上頭蒙六十六匹綠豆綢,在那綢上頭繡六十六個大絨球,樓底下釘著六十六根兒檀了木的軸,軸上頭拴六十六頭大青牛,牛旁邊蹲著六十六個大馬猴。六十六歲的劉老六,坐在了門口啃骨頭。南邊兒來了一條狗,那么這條狗它好眼熟。好像是大大媽家,大大媽的腦袋、大大媽的身子、大大媽的尾巴、大大媽的爪子、大大媽的耳朵,大大媽那個鰲頭獅子狗。北邊兒又來一條狗,那么這條狗它又眼熟。又好像二大媽家、二大媽的腦袋、二大媽的身子、二大媽的尾巴、二大媽的爪子、二大媽的耳朵,二大媽那個鰲頭獅子狗。兩條狗,搶骨頭,打成仇。嚇跑了六十六個大馬猴,嚇驚了六十六頭大青牛,拉躺下六十六根兒檀了木的軸,撞塌了六十六所好高樓,灑了六十六簍桂花油。油了六十六匹綠豆綢,臟了六十六個大絨球。打南邊兒來了個氣不休,手里拿著個土坯頭,去打狗的頭。也不知氣不休的土坯頭打破了狗的頭,也不知狗的頭碰破了氣不休的土坯頭。西邊兒來了個禿妞妞,手里拿著個油簍口,去套狗的頭。也不知禿妞妞油簍口套上狗的頭 

也不知,狗的頭鉆了禿妞妞油簍口。狗啃油簍簍油漏,狗不啃油簍簍不漏油。 


  什么上山吱扭扭?什么下山亂點頭?什么長頭不長尾?什么長尾不長頭?什么有腿家中坐?什么無腿游遍州?趙州橋什么人修?玉石的欄桿什么人留?什么人騎驢橋上走?什么人推車軋道溝?什么人拄刀橋頭站?什么人勒馬看春秋?什么人白?什么人黑?什么人的胡子一大堆?什么圓圓在天邊?什么圓圓在眼前?什么圓圓長街來賣?什么圓圓道兒兩邊?什么開花兒節節兒高?什么開花兒貓了腰?什么開花兒沒人見?什么開花兒一嘴毛?什么鳥兒穿青又穿白?什么鳥兒穿出皂靴來?什么鳥身披十樣兒錦?什么鳥身披麻布口袋? 


  雙扇門,單扇兒開,我破的悶兒自個兒猜。小車子上山吱扭扭;瘸子下山亂點頭;蛤蟆長頭不長尾;蝎子長尾不長頭;板凳有腿家中坐;洋錢無腿游遍州;趙州橋,魯班修;玉石的欄桿圣人留;張果老騎驢橋上走;柴王推車軋道溝;周倉拄刀橋頭站;關公勒馬看春秋;羅成白,敬德黑;張飛的胡子一大堆;月亮圓圓在天邊;眼鏡圓圓在眼前;燒餅圓圓長街來賣;車轱轆圓圓道兒兩邊;高梁開花兒節節兒高;梅粟開花兒貓了腰;榶子開花兒沒人見;玉米開花一嘴毛;喜鵲穿青又穿白;烏鴉穿出皂靴來;野雞身披十樣兒錦;鶚勒身披麻布口袋。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一道兒黑,兩道兒黑,三四五六七道兒黑,八九道兒黑十道兒黑。買了個煙袋烏木桿兒,攥著兩頭兒一道兒黑。二姑娘描眉去打鬢,照著鏡子兩道兒黑。粉皮墻,寫川字兒,橫瞧豎瞧三道兒黑。象牙桌子烏木腿兒,擱到炕上四道兒黑。買了個小雞兒不下蛋,擱到籠兒里捂(五)到兒黑。挺好騾子不吃草,拉到街上遛(六)到兒黑。買了個小驢兒不套磨,鞴上鞍韂騎(七)到兒黑。二姐兒男人去割麥,丟了鐮刀拔(八)到兒黑。月窠兒的孩子得瘋病,團幾個艾球兒灸(九)到兒黑。賣瓜子兒的時運背,嘩啦撒了一大堆。笤帚簸箕不湊手,一個一個拾到兒黑。 


  出南門,奔正南,有個面鋪面沖南。面鋪門口兒掛著個藍布棉門簾,摘了藍布棉門簾,瞧了瞧,面鋪還是面沖南。掛上藍布棉門簾,瞧了瞧,面鋪還是面沖南。扁擔長,板凳寬,扁擔沒有板凳寬,板凳沒有扁擔長。扁擔綁在了板凳上。板凳不讓扁擔綁在了板凳上,扁擔偏要扁擔綁在了板凳上。 


  正月兒里,正月兒正,姐妹二人去逛燈。大姑娘名叫粉紅女,二姐名叫女粉紅。粉紅女,穿著一件寶紅襖,女粉紅穿著一件襖粉紅。粉紅女懷里抱著一瓶粉紅酒,女粉紅懷里抱著一瓶酒粉紅。姐妹找個無人處,推杯換盞飲劉伶。粉粉紅喝了寶紅女的粉紅酒,粉紅女喝了女粉紅的酒紛紅。粉紅女喝了一個酩酊醉,女粉紅喝了一個醉酩酊。女粉紅揪著粉紅女就打,粉紅女揪著女粉紅就擰。女粉紅撕了粉紅女的粉紅襖,粉紅女撕了女粉紅的襖粉紅。姐妹打罷撂過手,自己買線自己縫。粉紅女買了一條粉紅線,女粉紅買了一條線粉紅。粉紅女她反縫縫縫粉紅襖,女粉紅她縫反縫縫襖粉紅。 


  南邊兒來個瘸子,擔著一挑子茄子。手里拿著個碟子,地下釘著個木頭橛子。沒留神那橛子,絆倒了瘸子,灑了瘸子茄子,砸了瘸子碟子,瘸子爬起來要撿茄子。北邊兒來個醉老爺子,腰里掖著個煙袋別子,過來要買瘸子茄子。瘸子不樂意賣給醉老爺子茄子,老爺子一生氣,搶了瘸子茄子,瘸子拔起橛子追老爺子快給茄子茄子不給瘸子瘸子招乎手里橛子。老爺子一生氣,不給瘸子茄子,拿起煙袋別子,就打瘸子。瘸子拿起橛子砍老爺子,也不知老太爺子煙袋別子打了瘸子茄子,也不知瘸子橛子打壞了老太爺子煙袋別子。 


  閑來沒事出城西,樹木榔林數不齊。一個一,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六五四三二一,六五四三二一。五四三二一,四三二一三二一,二一一,一一一。一棵樹長著七個枝,七個枝結的七樣果,結的是檳子、橙子、桔子、柿子、李子、栗子、梨! 


十八愁繞口令(快板書) 


根據王鳳山錄音整理 


  數九寒天冷風颼,年年春打六九頭。正月十五是個龍燈會,有一對獅子滾繡球。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會,大鬧天宮孫悟空又把這個仙桃偷。五月當午是端陽日,白蛇許仙不到頭。七月七傳說名叫天河配,牛郎織女淚雙流。八月十五是個云遮月,月里的嫦娥犯憂愁。咱們要說愁凈說愁,你聽我唱上一段兒繞口令十八愁?;⒁渤?,狼也愁,象也愁,鹿也愁,騾子也愁馬也愁,羊也愁,牛也愁,狗也愁,豬也愁,鴨子也愁鵝也愁,蛤蟆愁,螃蟹愁,蛤蜊也愁烏龜愁,魚愁蝦愁各有分由?;⒊畈桓野涯歉呱较?;狼愁的野心不敢?;^;象愁臉憨皮又厚;鹿也愁腦袋七杈八杈長犄角;馬愁備上那鞍驏行千里;騾子愁的一世休;羊愁從小把胡子長;牛愁愁的犯牛軸;狗愁改不了那凈吃屎;豬愁離不開臭水溝;鴨子愁的扁了嘴;鵝也愁腦袋愁了一個錛兒嘍頭;蛤蟆愁長了一身膿皰疥;螃蟹愁的凈橫摟;蛤蜊也愁閉關自守;烏龜愁的不敢出頭;魚愁離水不能夠走;蝦米愁空腔亂扎沒準頭。 


  這個繞口令兒最難唱,咱們唱的是:前門樓子九丈九,四門三條五牌樓。出了便門往東走,離城四十到通州。通州倒有個六十六條胡同口,在里邊住著一個六十六歲的劉老六,六十六歲的劉老頭,六十六歲的劉老溜。老哥仨蓋了那六十六階好高樓,樓里頭有六十六簍桂花油,簍上頭蒙六十六匹羅緞綢,在綢上繡六十六個獅子滾繡球,在樓外頭栽了那六十六根兒柏木軸,軸上拴六十六頭大牤牛,牛上馱六十六個大馬猴。劉老六劉老溜劉老頭這老哥仨,倒坐在門口啃骨頭。從南邊來了一條狗,好眼熟。好像那大大媽家大大眉子、大大眼睛、大大鼻子、大大耳朵、大大口,大大鰲頭獅子狗。在北邊又來一條狗,好眼熟。好像那二大媽家二大眉子、二大眼睛、二大鼻子、二大耳朵、二大口,二大鰲頭獅子狗。這兩條狗爭骨頭,從南頭跑到北頭。碰倒了六十六階好高樓,碰灑了六十六簍桂花油,油了六十六匹羅緞綢,臟了六十六個獅子滾繡球,在樓外頭砸倒了六十六根兒柏木軸,砸驚了六十六頭大牤牛,砸跑了六十六個大馬猴。劉老六劉老溜劉老頭這老哥仨,打死了狗,又蓋起來六十六階好高樓,收起來六十六簍桂花油,洗干凈六十六匹羅緞綢,洗凈了六十六個獅子滾繡球,樓外頭栽起來六十六根兒柏木軸,牽回來六十六頭大牤牛,逮回來六十六個大馬猴。劉老六劉老溜劉老頭這老哥仨又看見,南邊來了個氣不休,手里頭拿著土坯頭,去打狗的頭。也不知氣不休的土坯頭打了狗的頭,還是狗的頭撞壞了氣不休的土坯頭。打北邊來了個禿妞妞,手里頭拿個油簍口,去套狗的頭。也不知禿妞妞油簍口套上狗的頭,還是狗的頭鉆了禿妞妞的油簍口。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這個狗啃油簍簍油漏,狗不啃油簍簍不漏油。 


  這個繞口令兒最難唱,咱們唱的是:山前有四十四個小獅子,山后邊有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樹。山前四十四個小獅子,吃了山后邊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樹的澀柿子。山前有四十四個小獅子,讓山后邊四十四棵紫色柿子樹的澀柿子給澀死了。山前住著個崔粗腿,山后邊住著個崔腿粗。倆人山前來比腿,也不知崔粗腿比崔腿粗的腿粗,還是崔腿粗比崔粗腿的腿粗。山前住著個顏圓眼,山后頭住著個顏眼圓。倆人山前來比眼,也不知顏圓眼比顏眼圓的眼圓,還是顏眼圓比顏圓眼的圓眼。說你會燉我的燉凍豆腐,來燉我的燉凍豆腐。不會燉我的燉凍豆腐,別胡燉亂燉假充會燉燉壞了我的燉凍豆腐。我家有個飛禽別勁八斤雞,飛到了張家后院里。張家后院里有個肥頸白凈八斤狗,它咬了我的飛禽別勁八斤雞。賣了他的肥頸白凈八斤狗,賠了我的飛禽白凈八斤雞。 


  順南邊來了個喇嘛,手里提拉五斤鰨目。順北邊來了個啞巴,腰里別著喇叭。提拉鰨目的喇嘛要拿五斤鰨目去換順北邊來的啞巴腰里別的喇叭,別著喇叭的啞巴不樂意拿喇叭去換提拉鰨目的喇嘛他的鰨目。提拉鰨目的喇嘛就急了,拿起了五斤鰨目打了別著喇叭的啞巴一鰨目。別著喇叭的啞巴也急了,順腰里摘下喇叭打了提拉鰨目喇嘛一喇叭。也不知道喇嘛的鰨目打了別著喇叭的啞巴一鰨目,還是別著喇叭的啞巴打了提拉鰨目喇嘛一喇叭。喇嘛回家燉鰨目,啞巴回家吹喇叭。 


  閑來沒事出城西,樹木榔林有高低。一棵樹結著七樣果,結的是桔子、檳子、橙子、柿子、李子、栗子、梨!

拔蘿卜 


初八十八二十八,八個小孩兒把蘿卜拔,你也拔,我也拔,看誰拔得多,看誰拔得大。你拔得不多個兒不小,我拔得不少個兒不大。一個蘿卜一個坑兒,算算多少用車拉,一個加倆,倆加仨,七十二個加十八,拿個算盤打一打,一百差倆九十八。 


白老八 


白老八門前栽了八顆白果樹,從北邊飛來了八個白八哥兒不知在哪住。白老八拿了八個巴達棍兒要打八個白八哥兒,八個八哥兒飛上了八顆白果樹,不知道白老八拿這八個巴達棍兒打著了八個白八哥兒,還是打著了八顆白果樹。老六放牛 


柳林鎮有個六號樓,劉老六住在六號樓。有一天,來了牛老六,牽了六只猴;來了侯老六,拉了六頭牛;來了仇老六,提了六簍油;來了尤老六,背了六匹綢。牛老六、侯老六、仇老六、尤老六,住上劉老六的六號樓,半夜里,牛抵猴,猴斗牛,撞倒了仇老六的油,油壞了尤老六的綢。牛老六幫仇老六收起油,侯老六幫尤老六洗掉綢上油,拴好牛,看好猴,一同上樓去喝酒。 


九個酒迷喝醉酒 


九月九,九個酒迷喝醉酒。九個酒杯九杯酒,九個酒迷喝九口。喝罷九口酒,又倒九杯酒。九個酒迷端起酒,“咕咚、咕咚”又九口。九杯酒,酒九口,喝罷九個酒迷醉了酒。 


登山 


三月三,小三去登山。上山又下山,下山又上山。登了三次山,跑了三里三。出了一身汗,濕了三件衫。小三山上大聲喊:“離天只有三尺三!” 


酸棗子 


山上住著三老子,山上住著三小子,山腰住著三哥三嫂子。山下三小子,找山當腰三哥三嫂子,借三斗三升酸棗子,山當腰三哥三嫂子,借給山下三小子三斗三升酸棗子。山下三小子,又找山上三老子,借三斗三升酸棗子,山上三老子,還沒有三斗三升酸棗子,只好到山當腰找三哥三嫂子,給山下三小子借了三斗三升酸棗子。過年山下三小子打下酸棗子,還了山當腰三哥三嫂子,兩個三斗三升酸棗子。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十和四 


四是四,十是十,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莫把四字說成十,休將十字說成四。若要分清四十和十四,經常練說十和四。 


司小四和史小世 


司小四和史小世,四月十四日十四時四十上集市,司小四買了四十四斤四兩西紅柿,史小世買了十四斤四兩細蠶絲。司小四要拿四十四斤四兩西紅柿換史小世十四斤四兩細蠶絲。史小世十四斤四兩細蠶絲不換司小四四十四斤四兩西紅柿。司小四說我四十四斤四兩西紅柿可以增加營養防近視,史小世說我十四斤四兩細蠶絲可以織綢織緞又抽絲。 


四個數字 


四和十、十和四,四十和四十,十四和十四。說好四個數字,全靠舌頭和牙齒。誰說四十是“細席”,他的舌頭沒用力;誰說十四是“實世”,他的舌頭沒伸直。認真學,常練習,十、四、十四、四十、四十四。 


石小四和史肖石 


石小四,史肖石,一同來到閱覽室。石小四年十四,史肖石年四十。年十四的石小四愛看詩詞,年四十的史肖石愛看報紙。年四十的史肖石發現了好詩詞,忙遞給年十四的石小四,年十四的石小四見了好報紙,忙遞給年四十的史肖石。 



撈蝦 


小溪流水嘩啦啦,小華手拿簸萁去小溪里撈河蝦,一撈撈起一只大河蝦和半簸萁爛泥沙。蝦兒跳水響嘩嘩,小花簸萁里只剩泥沙沒有蝦。 


老姥姥 


老姥姥惱姥姥姥姥老惱老姥姥,麻媽媽問媽媽媽媽老問麻媽媽。 


白伯伯和白婆婆 


白須白伯伯,白發白婆婆。雞叫三更喔喔喔,白伯伯白婆婆一齊上北坡。白伯伯攙著白婆婆,白婆婆扶著白伯伯,白伯伯白婆婆把蘿卜種子種在北山坡。 


白鴿和白鵝 


伯伯養了一群大白鵝,哥哥喂了三只小白鴿,伯伯教哥哥訓鴿,哥哥幫伯伯放鵝。白鵝白鴿長得好,樂壞了伯伯和哥哥。 


落果坡 


歌樂山上落果坡,落果坡下歌樂河。河邊兩個小朋友,名叫羅樂和賀河。賀河上午約羅樂,落果坡上去放鹿;羅樂下午約賀河,歌樂河邊來牧鵝。鹿上坡,鵝下河,羅樂、賀河歌對歌。歌對歌,真快活,歌樂山上歌滿坡。 


磨麥面 


馬媽媽磨麥面,磨了麥面蒸麥面饃。馬媽媽忙了磨麥面,又去忙蒸麥面饃。 


王婆夸瓜又夸花 


王婆賣瓜又賣花,一邊賣來一邊夸,又夸花,又夸瓜,夸瓜大,大夸花, 瓜大,花好,笑哈哈。 


小華和胖娃 


小華和胖娃,兩人種花又種瓜,小華會種花不會種瓜,胖娃會種瓜不會種花,小華教胖娃種花,胖娃教小華種瓜。 


錫匠和漆匠 


東邊來了個錫匠賣錫,西邊來了個漆匠賣漆。錫匠拿錫換漆匠的漆,漆匠拿漆換錫匠的錫。錫匠換了六斤六兩漆,漆匠換了九斤九兩錫。錫匠漆匠笑嘻嘻,錫匠漆匠都有了漆和錫。 


胡蘇夫和吳夫蘇 


胡莊有個胡蘇夫,吳莊有個吳夫蘇。胡莊的胡蘇夫愛讀詩書,吳莊的吳夫蘇愛讀古書,胡蘇夫的書屋擺滿了詩書,吳夫蘇的書屋放滿了古書。 



鵝和鴿 


天上一群大白鴿,河里一群大白鵝。白鴿尖尖紅嘴殼,白鵝曲項向天歌。白鴿剪開云朵朵,白鵝撥開浪波波。鴿樂呵呵,鵝活潑波,白鵝白鴿碧波藍天真快樂。 


小魚大雁 


小與入魚網魚網捕魚魚難逃,大雁過雁塔雁塔留雁雁不留。 


 


早晨下大霧,山里看不見路,急壞了小豬、小兔和小鹿。小兔領小豬,小豬拉小鹿,拉著藤,扶著樹,一步一步走山路。秋風婆婆來幫助,呼--呼--呼-- 一下吹散滿天霧。 貓吃桃 


河邊有座窯,窯上有個槽,槽里放件袍,袍包個桃。對岸有只貓,想吃窯上槽里袍包桃,可惜岸上沒有橋。過不了河,上不了窯,夠不找槽,咬不住袍,吃不了桃。 


白廟、白貓、白帽 


山頂有座白廟,白廟里有只白貓。白廟外有頂白帽,白貓看見了白帽,叨著白帽跑進了白廟。 


牛和油 


買來一桶油,跑來一頭牛,踢翻桶里油,牛角都是油。 


鼠吃豆和油 


鼠咬豆囤囤漏豆,鼠啃油簍簍漏油簍油,豆囤漏豆鼠啃豆,油簍漏油鼠吸油。 

 

蠶和蟬 


爬來爬去是蠶,飛來飛去是蟬。蠶常在桑葉里藏,蟬藏在樹林里唱。 


老鼠嗅著油豆香 


油一缸,豆一筐,老鼠嗅著油豆香。爬上缸,跳進筐,偷油偷豆兩頭忙。又高興,又慌張,腳一滑,身一晃,“撲通”一聲跌進缸。 


白鵝下河 


東邊一條河,西邊一群鵝,鵝兒鵝兒唱著歌,一只狐貍來追鵝,鵝飛鵝跑跳下河。 



藤蘿花和喇叭花 


華華園里有一株藤蘿花,佳佳園里有一株喇叭花。佳佳的喇叭花,繞住了華華的藤蘿花,華華的藤蘿花,纏住了佳佳的喇叭花。也不知道是藤蘿花先繞住了喇叭花,還是喇叭花先纏住了藤蘿花。 


嘴和腿 


嘴說腿,腿說嘴,嘴說腿愛跑腿,腿說嘴愛賣嘴。光動嘴不動腿,光動腿不動嘴,不如不長腿和嘴。 


銅勺鐵勺舀油 


銅勺舀熱油,鐵勺舀涼油。銅勺舀了熱油舀涼油,鐵勺舀了涼油舀熱油。一勺熱油一勺涼油,熱油涼油都是由。狗 


南邊來了他大大伯子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北邊來了他二大伯子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咬了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一口;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也咬了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一口。不知是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先咬了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還是他二大伯家的二搭拉尾巴耳朵狗,先咬了他大大伯家的大搭拉尾巴耳朵狗。 


水連天 


天連水,水連天,水天一色望無邊蘭蘭的天似綠水,綠綠的水如藍天。到底是天連水,還是水連天? 


蒜拌面 


蒜拌面,面拌蒜,吃蒜拌面算蒜瓣;面拌蒜,蒜拌面,算吃蒜瓣面拌蒜。 


棚和瓶 


洪家地下有個棚,馮家房上有個瓶。馮洪兩家貓打架,弄倒了洪家的棚,打碎了馮家的瓶。馮家要賠洪家的棚,洪家要賠馮家的瓶。不知馮家要賠洪家的棚,還是洪家要賠馮家的瓶。 


碰碰車 


碰碰車,車碰碰,坐著朋朋和平平。平平開車碰朋朋,朋朋開車碰平平,不知是平平碰朋朋,還是朋朋碰平平。 


東邊一座樓 


東邊一座樓,樓上兩人打拳頭。拳頭打,打拳頭。來了一個人,拉了一頭牛,將牛拴在樓腳下,看他兩人打拳頭。拳頭打,打拳頭。又來了一個人,領了一只猴,將猴放在牛腳下,看他兩人打拳頭。拳頭打,打拳頭。又來了一個人,挑了一擔油,將油放在猴腳下,看他兩人打拳頭。拳頭打,打拳頭。又來了一個人,挑了一擔綢,將綢放在油腳下,看他兩人打拳頭。拳頭打,打拳頭,兩人打垮車邊樓??遄訕?,壓倒牛,牛一蹲,蹲倒猴,猴一抓,抓倒油,油一潑,潑上綢。綢問油,賣油買綢來賠綢;油問猴,賣猴買油來賠油;猴問牛,賣牛買猴來賠猴;牛問樓,賣樓買牛來賠牛。只問綢扯油來油扯猴,猴扯牛來牛扯樓。猴子吃掉小桃子 


樹上有只小桃子,樹下有只小猴子。風吹桃樹嘩嘩響,樹上掉下小桃子。桃子打著小猴子,猴子吃掉小桃子。 
 

 



 

微信公眾號浙江藝考網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2009©2015    浙江藝考網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備18014583號-2浙公網安備 33011802001191

 



福建11选5今日开奖